台湾生活网_台湾人的网上生活家园 -

这个宝应人,画出了乡愁的模样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这样就不断有人向我推荐,赶紧去找孔老师撒。

  仿佛你我刚刚遇见抱过亲过小时候的我们的亲友长辈,就那么站着闲聊了几句,等他们转身慢慢远去,你才发觉自己的眼圈潮湿滚烫的了。

  他不是特别计较在世俗的层面,获得更多的认同或赞赏,他始终是个清醒的深情的人,他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,要是如期抵达了他会觉得很好,倘若不能他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  感 谢

  最起码在他的身上,你看不到我们常见的,那些虚张声势和夸夸其谈,看不到那些舍我其谁和指手画脚。

  当然更不会看到,那些潦草乖张的技法,和突兀哗然的装扮。

  孔老师也是我的朋友。

  我能够感受到,在我们宝应所谓的艺术圈里,即令是同行之间,也大多对他抱有足够的敬意。

  我说了我不懂绘画,更讲不出什么技巧章法,解读不出色彩的搭配调,和光线的比例角度,我也不关心他的作品,现在已经价值多少银两,我只是会揣摩,他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之下,兴笔挥毫创作出这些作品来的。

  他在那些画里描绘的是梦境,却又分明是现实。

  我想这不是偶然的吧,也不只是因为他的作品,达到的高度和境界,以及他业已在全省,乃至于全国画坛和艺术评论界取得的成绩和名声。

  2017/11/26

  我不能很坦然的附和了,很自豪的说一句:

  都是些普通的场景和人物,色彩也不会特别喧嚣和跳跃,仿佛是再次回到你我曾经生活过成长过的乡村,还是那样的小路,那样的河边,那样的树木,那样的村庄和那样的姑娘。

  这漫长的20年里,我和孔老师之间没有过哪怕一次深谈,只是我一直觉得我是懂得这个人的。

  这些年开始在一些场合,时常听到有人说起孔繁明先生和他的油画。

  这就是属于每一个人的乡愁滋味,它是丰盈的,也是感伤的,静谧而美好。

  我一直就是个文艺的外行,特别是对于油画,简直就是一窍不通。

  能够和这样的人,生活在同一方小城,还可以继续等待他的更新的作品出来,在我,也是一种幸运吧。

  说起来跟孔老师结识要有20多年了,那时候我刚刚接手编一张报纸的副刊,成天琢磨着怎么样才能约到上乘的文章,和作为刊头或者配图的美术作品。

  他是个特别安静的人,也是特别能够坚持的人,他是有抱负的,但是从不愿意把这种抱负流露于形色。

  稿源:千叶树

  他的那些画呢,我说不出什么道道来,只有一个字:好。

  几次匆匆的见面,也是人群喧扰中的寒暄,我也从朋友们的闲话中,勾画过他的秉性和作派,差不多也就是我以为的那样吧。

  我一点没有奇怪过,这么多年来他的作品取材,几乎都是乡村生活的回忆。我知道每个人的童年和青春时光,会是取之不尽的宝藏。往日的回忆无边无际,足够我们画一辈子写一辈子回想一辈子的。

  很快就有了他的文章和油画发表在报纸上了,果然都说好。

  不过在我心里,我们应该算得上是朋友吧。

  他从无数喧嚣纷繁的岁月里,打捞出一些瞬间,用画笔凝固在画布上,等着你在某一个时刻与它们相遇。

  总之他就是个认真的有着含蓄的热情的人,一边从容的爱着他的家人和学生,一边郑重的爱着他的文艺和朋友。

  这么多年以来,我留意着他的油画,只是所见不多。但凡是见着的,几乎都是喜欢的。

  对于孔老师的作品,我喜欢他的那些短小素朴却很有力量的表达,往往是寻常的日月和事件,那么波澜不惊的写出来,读着读着你的心里就会起了波澜。

  你就等着让它们撞开你的心门吧,那些纯净的醇美的往事,会再一次像潮水般包围了你。

  他的画作似乎跟他的文字有着相近的风格,不是惊艳的,而是安静的,有隐忍的激情和深厚的情感。

  他是个温和持重的人,还将会温和持重下去。

  @天涯海角 友情配图

  前几年他托朋友捎带过他的作品集给我,很可惜的是,我刚捧在手里,就被我的一位同样是画画的朋友要去了,再也没肯还我,大约也是因为喜欢吧。

  这么说就要心虚了。